HOME

 

 

那福忠,知名電子出版專家、網路作家。
   
  數位分歧: Digital Divide
  那福忠 October 20, 2000
  請把你的想法寫信給我: Frank.Na@Gmail.com
   

   數位分歧,Digital Divide,指網路把人分成了兩類,一類是上網的、一類是不上網的。幾年以前上網人數不多,上不上網的影響不大;現在不但上網的人數越來越多,上網已經成為追求更好生活與事業的必要條件。那麼回過來問,那些不上網的人怎麼辦?上網如果越來越好,就與不上網的差異越來越大,數位分歧的問題,由此而生。 美國 Gartner ( NYSE : IT ) 研究機構,最近針對這個問題研究分析,總裁 Michael Fleisher 也到國會作證,提醒國會對日益嚴重的數位分歧問題,制訂解決策略。Fleisher 作證的講詞及分析報告,可在下面網站找到。

<http://www.gartner.com/public/static/techies/digital_d/digital_d.html>
Gartner 的研究以美國為主,美國的成年人,現在有一半(約一億兩千萬人)利用網路,估計 2005 年有 75% 的成年人利用網路,但仍有四分之一的成年人(約六千萬)沒有上網。這些沒上網的人,卻偏偏又是社會地位與經濟能力的弱者,屆時在網路化的社會堭N舉步維艱,與使用網路充滿活力、快步朝前的人相較,落差越來越大,永遠沒有趕上的希望。 上網,與社會經濟的階層有明顯的差距。所謂社會經濟階層,是指教育程度及收入所得的綜合差距,而研究結果顯示,教育程度越高收入越多,使用網路的機率越大。Gartner 用四萬戶美國家庭作為研究對象,把他們的社會經濟狀態分成四個階層,各階層對網路的使用是,最低層僅有 35% 上網,中低層有 53% 上網,中高層則有 79% 上網,而最高層則高達 83% 上網。 單就上不上網,意義並不大,所以有進一步的研究。上網的人堙A因上網歷史的長短,產生使用經驗的不同。上網越久、經驗越多的人,越能活絡運用網上的優勢,像網上購物、網上理財等功能;而上網時間短、經驗不足的人,僅能作簡單的資料查詢。不幸的是,社會經濟的最低階層,有一半人是從 1999 年才開始上網的,由於他們經濟狀況的弱勢,談不上網上購物與理財,但即使是運用政府與醫療網站的免費服務,也僅有 23%,而最高階層則有 34%。所以上網的先後,產生了上網品質的分歧。 低階層的人,無論從家裡或辦公室上網,都比高階層的人少。最低階層僅有最高階層三分之一的人在家裡上網,僅有最高階層六分之一的人在辦公室上網。最低階層與其上一層級相較,無論居家與在辦公室,都是中低階層的半數。而這一差異更可能因寬頻的普及而放大,寬頻與無線網路所帶來的轉變及好處,最低階層反而是最不易受惠的一群。所以寬頻日益普及,更加深了上網品質的分歧。 根據這篇報告,Gartner 總裁 Michael Fleisher 呼籲國會正視這個分歧,在制訂政策的時候,不要光看技術層面叫大家趕快上網,更要注重長期的策略,拉近各社會經濟階層的差距,並讓大家在家裡、在學校、在辦公室,都能容易的運用網路。

Gartner 的研究報告,值得大家深思,它雖然是針對美國的,但放到別的國家去,除了統計數字略有變動,其基礎仍然準確。只是,對非英語地區,還多了一層語言分歧。網際語言早已是英語,網上資料有 90% 以英語製作,不熟悉英語的人,不但可用的網域範圍狹窄,更遑論國際化、全球化。這個事實,短期內不易改變,要不使這個分歧加大、甚至希望拉近這一差異,看樣子就非得學英語不可了。

上一篇   下一篇 索 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