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呂理哲,知名電子出版專家、網路作家。
   
  產業垂直整合 - 台灣智慧製造的奇蹟
  呂理哲 June 06 2019
  請把你的想法寫信給我: lu@brainnew.com.tw
   

      台灣製鞋業的智慧製造轉型的奇蹟,建立在一個產業供應鏈的垂直整合,印刷業也應該考慮垂直整合的創意。

《本文開始》

2016年運動鞋大咖Nike把一張訂單發給了從來沒有制造過一雙運動鞋的科技產品代工廠偉創力(Flextronics International Ltd.),引起了整個傳統運動鞋制造業的大地震。

2018年最後一天,偉創力對外宣布:與Nike協商取得同意,關閉在墨西哥的機器人制鞋廠,因為無法達到制鞋商用化的良率,也找不出改善的方法,再度引起制鞋產業的大地震。

當時,各大媒體把偉創力接到Nike訂單當作智能制造演變媯{碑,紛紛報道細節繁複的運動鞋制程都可以被關燈工廠堛瑣鷑馱煻u替代。聳動的標題確實引起傳統制造業的恐慌,最主要的原因是偉創力不是同行,沒有制造運動鞋的背景,就憑幾張制造運動鞋的工作流程圖和靈活的機器手臂,就搶走了制鞋老師傅的訂單。

兩年過去了,偉創力經曆了制鞋工序的噩夢,在機器手臂的流程中不斷地補充人手,不斷回頭向傳動制鞋廠到處挖角制鞋工人熟手,一直到人手工序接近了九成偉創力才決心放棄,因為走回頭路,一樣是人工制鞋,如何和傳統制鞋廠競爭?

厲害了,我們人類!

機器准確判讀材料的尺寸插入幾毫米,不符規格就無法加工,但是工人手巧輕輕一拉一扯,或要縫針或上膠就把活幹了。我們都知道在數字化流程中我們需要一板一眼設定死條件,智能化以後,電腦開始學習人腦模糊判斷的能力,單單這個例子就可以發現,電腦的模糊運算要完全模擬人腦的模糊概念,還得適應各種環境條件才行。

Nike的訂單轉到那堨h了?

原來一年2500萬雙運動鞋的訂單兩年從傳統制鞋廠轉出,當偉創力無力履行這個訂單的時候,訂單回流的時候,經過了兩年半的時間,台灣已經打造了一座智慧鞋機生產線,讓包括為Nike在內的國際運動鞋品牌服務的代工廠為之驚豔不已。

這條智能生產線由幾家制鞋供應鏈的要角一起跨界合作,利用信息技術管理起來,至於機器手臂、激光裁刀、感應器...的應用只不過是技術問題而已。

Nike訂單轉彎引爆了台灣制鞋產業危機感的紅色警報,原本同行相忌諱互不往來的同行私底下組成了一個(台灣智慧鞋機聯盟),由超過45年制鞋經驗的老鞋廠和打造高速公路ETC系統的信息公司、防堵電腦病毒的科技公司RFID,還有台灣本地的制鞋設備技術和材料供應商如:裁斷機、結幫機、針車和鞋類膠水的制造廠都一起加入,可以說是本地制鞋產業鏈上下遊的大聯盟。

一張轉了彎的訂單逼迫台灣制鞋業放下成見,台灣智慧鞋機聯盟合縱連橫去面對科技代工制造業來搶飯碗的危機,幾家同行企業跨界合作,繞過單打獨鬥資本有限、數據量不足的缺點,看起來是避難的行動,卻為台灣運動鞋制造業開創全新的契機。

如果,你到智慧鞋機的車間就會看到一輛裝載材料的推車通過有傳感器的門口,電腦自動感應到布料的數量和料號,並且對應上施工單,材料一上生產線,裁斷機就依照電腦命令,計算最有效率的切割路線,紅色的激光掃過面料就可好了;配合上縫制好的鞋面,被送進成型機貼上Nike的標簽...,一系列的工序排列好,面料由機器人一步步向前輸送,作業員只需看機器旁的屏幕就能准確地操作,細節的拿捏就像多年老師傅的手感一樣。

這一事件並不能推論成無人工廠的失敗,應該是偉創力的制造運動鞋的知識和經驗不足,無法設計出一條無人的生產線。但是台灣智慧鞋機聯盟的會員可是擁有超過45年的制造經驗,他們花了2.5年的時間,將今天可以利用電腦來幫忙的管理和工序都應用上了電腦。

智能制鞋的轉折,給了我們印刷產業什麼樣的啟迪?

面對未來,制鞋業遇到了偉創力的亂流,意外地發展出一套產業鏈垂直跨界合作的模式,印刷的制程或許和運動鞋的制程有許多差異,但是智能制造的趨勢迎面而來,智能化的競爭無法回避,但不可誤會智能制造等於無人工廠。

智能印刷已經有各種創意模式和案例,倒還沒有像台灣智慧鞋機聯盟這樣的垂直跨界合作模式,如果由有心有力的印刷廠結合印前/印刷/印後技術供應商一起合作,或許這才是智能印刷最值得嘗試的一種殺手模式。

《end》
上一篇   下一篇 索 引